2011年6月22日 星期三

六甲水田的女兒之〈五十八〉:我的王功阿姨之二




昨天,我在熱昏了頭的王功海邊街上,除了聞到充滿魚腥味的海風外,也看到了許多包頭包臉在「剖蚵仔」的老婦人。

我想起了前幾年去世的我苦命的王功阿姨。

阿姨生前大概也像這些女人一樣忙完田裡的工作,就回來「剖蚵仔」啊!頂著烈日與寒冷的海風,用她勤快的雙手,時刻不停的工作,攢了點錢,然後,生命,就結束了。

一生中,沒有任何享樂,在家中是沒有聲音沒有權力的母親。

我的阿姨待人非常客氣,不像我娘那樣囂張,對於充滿大男人思想與做法的姨丈也是百般容忍。

娘說阿姨是自己生悶氣氣死的!

舊時代的女人,真是命苦啊!

2 則留言:

  1. 不管時代多進步,剖蚵還是一定要用人工呢!

    回覆刪除

請於發表留言的身分:選擇(名稱/網址),網址可留白。或選擇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