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6日 星期一



                                        (2012、07、16十分寮)

今天早上,他拎了早餐回來。
我尋聲出來,他沒處藏躲。
一盤美而美的炒麵,一塊油到不行的蔥油餅,一份沒有玉米的玉米湯和一大罐甜死人的米漿和一杯化學原料製作的假的「冰紅茶」。
我拿走他的米漿丟到水槽裡,他不死心,檢了回來,我又「搶」了過來,一不小心,掉在地上,摔破了,米漿流到了地板上。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對於外頭這些廉價甜食這麼樣的迷戀,簡直可以說是上癮了。
而我辛辛苦苦煮出來的東西卻總是嫌東嫌西或藉故不吃。
昨天坐計程車時,運將大哥說他有一次患了非常嚴重的「沒有傷口的蜂窩性組織炎」,挖腐肉時,沒有麻醉,痛徹心肺的慘叫聲,大概整棟醫院都嘛聽得到。
我說這位大哥,老年人的蜂窩性組織炎找的都是不吃水果的人,你要好好吃水果,才能增強免疫力,避免再犯。
運將大哥說,他知道但還是不喜歡吃,寧願發病時再去找醫師。我懷疑男人是否都是這樣「不見棺材不掉淚」般麻木不仁。
上回我剛出院返家時,他良心發現刻意陪我去忠孝碼頭散步,回程在疏洪道內看到賣冰淇淋的,他興匆匆的要湊上前去,被我擋了下來,他坐在大石頭上低頭生氣,久久不肯站起來,就像個五歲的小男孩。
唉!
他的飲食習慣讓我非常緊張、憤怒、憂鬱與絕望,更甚於我的癌症。
我娘八十歲了,服藥後,血糖控制得比他好。上回娘舌頭潰瘍去馬偕看病時,血壓高達167,娘馬上自己承認「吃得太鹹了」,過了一個月再去醫院時,血壓已經恢復正常囉!
就飲食上來說,他對於食物的了解與認知,比我那不識字的娘還糟!他之缺乏常識與知識,簡直就像個無知的孩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請於發表留言的身分:選擇(名稱/網址),網址可留白。或選擇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