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7日 星期四

乳癌日記之四十:乳癌一週年「慶」!?































                                     2013、03、06            繁花落盡的武陵

昨天,去探望一位大腸癌末期肝轉移的癌友。癌友原本堅持不治療的,由於腫瘤快速成長,淋巴也擴散感染,已經不得不屈服做化療了。

他說總不能這樣就認輸,跟命運賭一下,說不定還有勝算…..

我雖然一直主張癌末病患要少做治療,但是面對殘酷的現實,我無言以對。

前日有另一位三十二歲的年輕癌友,乳癌三期,全乳切除,淋巴轉移。已做完化療,現正在做放療。

她問我意見。我認為年紀輕的癌友,也許應該配合醫師做做看,也是「賭」呀,賭贏了,命就撿回來啦!但是老年癌友,化放療副作用太大!我建議與癌共存!

癌友的親人,乳癌末期,除夕時過世。他說家裡這位女性,十六年前在和信發現乳癌,沒有做任何治療,挨過了十六年。

這證實了我一向的懷疑,癌症是沒法「治癒」的,頂多就是潛伏未發而已。

不過,我想,如果我能安然再過十六年,那時我已經七十六歲了,生命若在這時候結束,也不是太壞的事啊!

自從去年發現乳癌腫瘤至今,足足有一年了。

治療乳癌的過程,我已多次在部落格發文敘寫。一路走來,幫助我的人還真不少。

首先我要感謝和信的醫療團隊,自從發現癌症蹤影到確認病情,一天都沒浪費。雖然最後我沒在和信開刀,但我還是要謝謝他們。

之後我找到許達夫醫師,醫師的諮詢,讓我吃了一劑定心丸。吳聰醫師的巧手,幫我把手術後的傷害降到最低。

關於許達夫醫師,我有一點看法。

許多癌友,尤其是末期癌友,找到許達夫醫師時,好像茫茫大海中抓到了一根浮木,把所有希望都寄託在醫師身上,希望自己也能像許醫師一樣「死裡逃生」。

因此,花了大把大把鈔票買產品,等到病情惡化無法控制時,就對醫師粉不客氣,認為醫師「騙了他」。

我覺得醫師對癌友最大的貢獻不是他賣的產品與氣功,而是他讓癌友普遍的對自己產生信心,並因此遠離化、放療的危害。

我想,如果醫師罹癌之後,繼續鑽研中醫,我想對於癌友的幫助,應該會比產品效用更大。

可惜台灣西醫看不起中醫,他們壓根ㄦ就認為「中醫是不科學而且落伍」的醫學。

最遺憾的是中醫醫療模式也向西醫看齊,醫師也以開處方藥為主,忽略了傳統的望聞問切針灸推拿與按摩等等優於西醫的治療方式,實在太可惜了。

中醫傳統治療疾病有著全人的觀點〈不像西醫只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嚴格的分科治療已到荒謬地步就像婦產科醫師拼命開女性荷爾蒙給更年期婦女服用乳癌外科卻拼命割乳房真是太荒唐了〉,他們認為經過適當調養,人是有「自癒」能力的。

就我所知,多數癌友開完刀後的調養,找的是中醫而非西醫。

據我推測,醫師癌症不再復發最主要原因,可能不是他賣的產品,而是他徹底改變了他的生活方式與飲食習慣〈他三十年來開了十萬個腦瘤病歷開刀房忙碌緊張的高壓生活再加上他愛吃炸雞愛喝可樂〉。癌友們可能要列入參考喔!

手術完畢回家,我的同學林美愛時時對我表示關心,我妹妹也三不五時的打電話給我,跟我聊天。我家這位,漸漸收起他的強勢作風,對我做了某種程度的妥協。

我坦言他的蠻橫性格與拒絕溝通的強硬個性,讓我粉不快樂。

我生病期間,他承受了多少壓力我不得而知。不過,我沒事之後,整個下半年,換他生病啦!

開刀後,我不再服用女性荷爾蒙,我開始認真的面對這日漸衰老的身體。

我不舒服的時候就去找健生經穴按摩中心的陳雅惠老師,緩解我的痛苦。雅老師建議我去做瑜珈。做了瑜珈之後,身心狀況真的大有改善。

不過,過年時的花東三日遊,遇到苦行老師,經他點撥提醒做了一些「自醫」的運動後,我的身體才真正好轉。

自醫運動講求自己動手,隨時隨地都可進行。苦行老師特別注意到女性乳房與胸部按摩的重要性,還有對於會陰上面肚臍以下的這部位是全身的能量中心,也是垃圾堆積場,他特意強調要按摩放鬆。

他常勸我們要「好好愛自己」。

苦行老師的運動,融合了瑜珈、氣功和太極的原理,他針對我們平常容易忽略的部位作加強,也不像某些所謂的疼痛原始點療法,要找穴位按摩,那種難度其實還蠻高的。

真是感恩啊!讓我遇到了苦行老師。

我還有十六年可以活嗎?我能每年在這兒寫「乳癌週年慶」嗎?隨緣吧!

1 則留言:

  1. 其實
    我早已不做瑜珈也不做苦行的自醫動作了
    韻律瑜家讓我膝蓋受傷
    苦行的動作好像也不是那麼自然
    我最終選擇的運動是順氣
    我在里仁有機店跟陳俐如老師學順氣
    我娘原本膝蓋即將停擺
    做順氣之後一年
    又能走路了
    我術後所有疼痛傷害
    全都不藥而癒
    順氣才真是簡單易學好處多多呀

    回覆刪除

請於發表留言的身分:選擇(名稱/網址),網址可留白。或選擇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