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5日 星期日

32160



阿傑是我師專同學也是同事。
阿傑老婆是專業保母,
從年輕時就幫人“帶”小孩,
她個性溫和有耐性,
對孩子也很有愛心,
很受媽媽們信任。

最近退休金地板價32160元,
幾乎定案了,
同學們見面,
個個愁容滿面。
只有阿傑兩手一攤,
笑說:
「沒關係,讓我老婆多帶兩個孩子,保母費就比我退休金多一倍啦!」

想當年,
我家老大剛出生時(民國71年),
台灣經濟每年都兩位數成長,
我的薪水卻只比奶媽多3000塊;
當我薪水9000塊時,奶媽薪水是6000元;
當我薪水12000時,奶媽薪水是9000元。

32160退休金地板價,
讓我的經濟狀況立馬“回到從前”(40年前)了。
所幸孩子已經長大,
也沒房貸要“養”了。

看著電視上綁著馬尾的年輕立委,
正義凜然、義正嚴詞的數說軍公教退休金是如何的不公不義,
如何的讓國債難以負荷。
我十分確定,
我領的退休金絕對不會是這些領著千萬年薪的投機分子所貢獻的血汗錢。

我為國家賣命工作30年,
當年經濟每年都兩位數成長,
台灣各行各業通通都賺大錢時,
我卻飢寒交迫(冬天沒錢買外套我曾一連穿上五件衣服方能禦寒、
孩子從沒吃過麥當勞,
只能偶爾吃吃路邊的陽春麵),
上有高堂老母要奉養,
下有孩子、房子要付貸款,
最窮時我一個星期只能用500元買菜和零用。
那時,這些號稱時代力量的年輕立委在哪兒呀,
可能還沒出生吧!
我前半生為國家工作,
政府為了壓抑通膨,
刻意給軍公教超低薪,
我領的退休金有一半是政府欠我的薪水啊。

32160元不是沒法過活,
而是“不能”生病。

老爸前幾年“先”走了,
老母尚在,
沒請看護,
沒住養老院,
可是,萬一呢!
母親今年86歲了,
以後的事,誰知道呢!

上回我在“絕食區”遇到一位大姊,
她說她娘住療養院,
身上插兩管,
還請了看護,
一個月費用56000元,
她和弟弟兩人分攤,
她說退休金若剩3萬塊,
她只能跳樓。

砍退休金沒關係,
如果政府把“長照”搞定,將來,
不管是我、還是娘,
病了、倒了,政府馬上接手照顧,
讓我無“後顧之憂”。
退休金領少一點,又有什麼關係呢!

延伸閱讀
政府瘋了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請於發表留言的身分:選擇(名稱/網址),網址可留白。或選擇匿名。